茄子污樱桃

茄子污樱桃

而且猛虎帮是他父亲的心血,别人都可以不管,虎孝中不能眼睁睁看着父亲耗费了一生的心血,才建立的猛虎帮就此烟消云散。

虎孝中膝行几步,来到几位散修的跟前,苦求道:“仙师,他们都只是奉命行事,不是故意要冒犯仙师的,主使者已经被杀,弩手也死伤近半,只求仙师大发慈悲,放过剩下的人。”

“想要我们放过猛虎帮绝不可能,滚开!”跛足道人喝道。

眼看着对方铁了心要灭了猛虎帮,虎孝中想通了,反正事情也不会再坏,他也顾不得会不会彻底惹恼了他们,道:“仙师,虎孝东和虎孝北去了叩仙大会,有叩仙令肯定能拜入仙门,仙师们若是对猛虎帮赶尽杀绝,难道就不怕他们回来报复吗?”

别说是仙门,就算是散修大城里的势力,他们几位也不敢得罪,因为与那些人比起来,他们几位散修就是不入流的蝼蚁,人家随便一巴掌就能拍死,若真的有仙门弟子寻仇,他们肯定害怕死了。

不过他们也很清楚,修仙哪那么容易?就算是仙门之中资源深厚,想要修出名堂来,也不是短时间内能成功的。等虎孝东出师,都到猴年马月了,自己是不是活着还不一定呢。

再说了,自己难道就不能跑吗?九州这么大,随便藏个地方,那虎孝东还能把整个九州大陆给翻一遍不成?

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,若是虎孝东他们资质优秀,得到门派看重,而自己恰恰又把猛虎帮杀的鸡犬不留,那虎孝东愤怒之下,请求仙门的力量追杀自己,说不定真能把九州大陆给翻一遍。

反正心中的戾气也发泄的差不多了,那些人杀不杀也无所谓,若那虎孝东修不出名堂,又或者半路就被人干死了,那自然是皆大欢喜。若将来虎孝东回来,大不了出去躲一躲,为了一点私仇,想必他也请不动仙门满天下寻找一个散修。

归根结底,这些散修还是稍微有些怕了,不过他们也是输人不输阵,丁公道:“念在你苦苦哀求的份上,我们就饶过他们这一次,若是以后再敢得罪我们,定要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。”

其他几位散修都没有说话,显然是因为面子上抹不开,这时候不好说话,不过不开口,也算是默认了丁公的意见。

青阳在后面看着,也不由得点了点头,这个虎孝中短短几句话竟然扭转了不利局面,让几个散修放过了猛虎帮的其他人,能屈能伸,有手腕又能隐忍,也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啊。

气质长发美女白裙飘飘花墙甜笑户外唯美写真图片

如今的猛虎帮,虎家五兄弟死了四个,只剩下虎镇衡还是个残废,高层实力几乎损失殆尽,算是元气大伤,别说是金雁帮了,比白马堂都有所不如,不过有虎孝中在,说不定将来还有起死回生的可能。

几名散修白白忙活了一场,却发现叩仙令早就被人家掉包了,而且那虎孝东已经走了一个多月,大家现在出发也不可能追上,而且虎镇泰已死,连追赶的方向也没有,看来这叩仙令是彻底没有希望了。

洪满天不由得摇了摇头,然后对着其他几位散修道:“我开元府偏僻之地,难得一次遇到这么多位道友,既然叩仙令没了希望,大家不如到我的住处一聚,咱们也开个散修交流会如何?”

在凡俗之中平时很少会遇到其他修士,因为这一次的事情,大家齐聚一堂,倒是一个修士之间交流的好机会,其他人都没有反对。

不过那梁重天朝着大家摆了摆手,让大家稍等片刻,然后他冲着大殿内一个角落道:“那边的那位道友,热闹已经看完了,此时还不准备现身与大家一见吗?”

梁重天所对的方向,正好就是青阳和王银龙所在的位置,除了青阳还能有谁?青阳的易容术瞒得过在场的武者,却瞒不过同样的修仙者,修士只需要用神念一扫,就能看破青阳这种简单的伪装。

只不过其他人都在抢夺叩仙令,没有功夫仔细观察周围,所以才没有发现青阳这个漏网的修士。梁重天神念强大,在梁上时就已经把整个大殿观察了一遍,只是青阳实力太低,又没有这方面的经验,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厚,却不知梁重天早就注意到他了。

经梁重天这么一提醒,其他几位散修才注意到青阳,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这小子竟然隐藏这么深。于是纷纷探出神念,查看青阳的修为,才开脉境四层,实在太低了点,怪不得刚才一直躲在后面,这实力对大家根本就没有威胁,不值得重视。

这次被几道神念同时肆无忌惮的观察,青阳终于知道被人探查修为是一种什么感觉了,就如同被人剥光了一般,很多秘密都隐藏不住。这种感觉很令人不爽,不过青阳也不敢反对,谁让他修为低呢。

已经被人叫破,再隐藏也没有什么意义了,青阳只好站起身,冲着其他几人一抱拳,道:“在下西平府散修青阳,路过开元府,逢此盛会,特来一观,还请几位道友多多关照。”

大殿内的武者早就对一个个仙师见怪不怪了,这时候再冒出来一个小老头也没什么稀奇的,真正感到震惊的是金沙帮的王银龙和倪秋荣,他们怎么也没想到,跟他们一起来的青阳竟然是一位仙师。

早知道这个青阳是仙师,当初就算是借给他们一百个胆子,也不敢跟仙师作对啊。那倪秋荣不由得拍了拍胸口,还好自己命大,遇到的是一位脾气比较好的仙师,得罪了人家还能活下来。

想到自己竟然跟仙师打了好几次交道,而且还有幸跟仙师坐了一桌,也不知上辈子积了什么德,回头若是有机会,一定要向仙师请教,看自己有没有机会,能不能获得仙缘。

大殿的武者看不透青阳的易容术,这些散修们却能看透,那洪满天也一抱拳,道:“原来是西平府的道友,幸会幸会,年纪轻轻就有开脉境四层的修为,将来前途不可限量,应该是你关照我们才对。”